当前位置:首页 >> 电商

玉羽仙妖第三十六章真相真相节能

时间:2020-10-19   浏览:0次

玉羽仙妖 第三十六章 真相,真相!

夜麒闻言,眼中狠厉一闪而逝,随之妖异的笑了笑“行事如此散漫也不是你的风格,风和你也老了!”

蒙面男子面纱下的嘴角似乎弯了弯,并没有反驳“你我也无需客套,我已按照你的吩咐,让月老借尸还魂,他的魂灵在冥界待的时日尚短,前世记忆暂时封印!”

夜麒微点头“很好!”

“我已安排他去诱惑羽妖,一旦那羽妖动心,紫金果和战神之力便唾手可得!”

夜麒眸中精光一闪“有那样容易吗?”

“理论上讲是这样的”

“你就那么肯定?貌似天帝都不曾分离出紫金果和战神之力“

“他不行,不代表我们也不行!”风和眼中突然现出一抹愤怒之色!

夜麒看的很清楚,随之问道“你和天帝似乎很有过节?索性无事,说来听听。

风和淡漠的看了夜麒一眼“想不到堂堂妖界之王不但是个酒色之徒,居然也喜欢这种趴墙根的事儿!”

“嗳―别动怒嘛,我就是问问,说不说是你的自由啊!”

“哼,别忘了,等羽妖爱上月老,你就按照我们之前的约定把《妖王宝典》拿来!”风和一甩黑色的袍袖,似有些怒了。

“这是自然,那劳什子的《妖王宝典》若要修炼必然要堕魔,像我这般珍爱生活之人,怎会与魔鬼同舞!”夜麒嘴角讥诮再次闪了闪。

“魔鬼?妖魔不是从不分家的,真不知道你执着什么!”

“我自是不想变丑了!”

风和瞪了夜麒一眼“你不愿意说便罢了,总之,我会督促秦烈让他用尽方法,让烟萝爱上他!”

风和说着便要离开。夜麒在背后唤住他“你让月老和羽妖靠的那样近,难道不怕他们旧情复燃?”

“这两个没有记忆的灵魂,如何走向,还是好控的,只要有正确的引导”

“这么自信?”

“我已在月老身上加了失传多年的诅咒,他若爱上烟萝,定然”风和眸中一抹阴险的笑。

夜麒不觉得浑身起了层层鸡皮疙瘩“我怎么有种与虎谋皮的错觉!你的毒辣我很欣赏。不若来我妖界。你我联手定可做一番大事业!”

风和摇了摇头“不感兴趣!你还是继续装你的纸老虎妖王吧!”

“哦?你监视我?”

风和摆了摆头“不需要监视!”

“你,你怎会知道的?”

“要知道有太多方法!”风和冲着夜麒妩媚的笑了笑“妖王大人,您还是早点休息吧。小心纵-欲过度伤了身体。”

“四大魔王是你的人?”夜麒眸中现出一片血红。有隐藏的杀气外泄。

“你还是不要胡乱揣测,杯弓蛇影对你非常不利,最好什么都不做,等着真相一点点浮出水面不是更好?”

夜麒嘴角现出一抹笑“我便等你的好消息!”

风和转身如一只振翅欲飞的大鹏鸟。双臂张开,黑色的衣角在急速下落中翻飞。不消一刻钟已没入深深的云海之中。

夜麒嘴角的笑意淡去,望向云海深处,似有所悟。

便在此时,悬崖之下似传来山石滚落的声响。夜麒几个腾转,已在悬崖壁上游走,悬崖很陡。夜麒见着侧面一颗歪脖子树上,正挂着一个黑色的身影。

他心念一动。肩背之上长出一双羽翼来,巨大的羽翼忽闪着,很快便带着夜麒来到树桠之上,拎着脖领将那人丢在身上,

那人在夜麒的背上哼了一声,夜麒不耐烦的道“臭小子,就知道惹祸,到头来还得我来收拾残局!”说着已带着受伤的陈希到了悬崖之上。

陈希气若游丝,脸色很是苍白,神色却很平静,似乎流血过多的症状,夜麒略思索了一下,便带着陈希消失在树影深处,一直跟着他的妖怪,见他消失的方向,赶忙回去禀告,待他的身影消失

夜麒在树丛中转了出来,冲着小妖消失的方向邪魅的笑了笑,转身朝相反的方向去了。

妖王殿内,雪心正望着空置的床铺出神,房门突然吱呀一声开了,雪心心内一惊,若是此时被人发现妖王不在房内,那他们之间做的戏岂不是全要露馅儿了。

她再次呻-吟起来,轻轻浅浅的叫声,使得来人面上一僵,随之一只大手附在雪心的嘴上。

雪心奋力挣扎,一脚踹去,那人闷哼了一声,雪心还要上前踢一脚,那人赶紧转过脸来“雪心,是我!你这小妖平时看着冷冷清清,单薄的很,没想到动起手来也是这般狠厉。”

“大王!你怎么样,很疼吧!”雪心有些慌了,连忙上前便要扶起夜麒,夜麒摆了摆手“不妨事,你去看看他!”

“他?”雪心狐疑的看向倒在一侧的黑乎乎的身影,翻转过来“陈希!他怎么会在这里?”

“我也很想问,你给他包扎一下!”

夜麒说着朝床铺去了,演了一天的戏,累死了。

“谢谢大王!”

夜麒已倒在床铺上“没人在的时候叫夜麒就好了!”

雪心嘴角绽放一抹温暖的笑意,接着去给陈希清理伤口了

与此同时,烟萝正在窗边看那本《孔雀东南飞》,看到动情处,不觉脸上一凉,有咸涩的泪水无声的淌下。

右肩上一只苍老的手掌露了出来,烟萝望了望身边的老者“哑婆婆?你这两日去哪儿了?”

哑婆婆呜呜的比划着,烟萝见着她的手势,明白了*分“有人将你扔到巫山?”

烟萝一把拉住哑婆婆的手腕,上下打量了一番“还好,没什么大事!”

哑婆婆讪讪的笑,指了指烟萝手中的书卷,又指了指烟萝的眼睛。烟萝笑着道“知道了,我会注意保护眼睛的!”

哑婆婆开心的搓了搓手,转身端来一碗香气四溢的汤,烟萝心中一暖“婆婆辛苦了!”说着端起汤碗,深嗅了一下“好香啊!婆婆我有些饿了,你去给我拿些茯苓饼来可好!”

哑婆婆点了点头,眼神还在烟萝手中转了转。这才转出去。待她回来时,烟萝已开始读书了。

哑婆婆放下茯苓饼,收起汤碗。见烟萝没再做声,匆匆往外走去,结果不小心撞在一个人的身上,汤碗发出清脆的声响。掉落在地四分五裂。

云鹤边道歉边帮着哑婆婆捡起碎片,哑婆婆却有些急的将他攘开。匆忙离去,云鹤嗅到一股似有若无的药味儿,他下意识的将汤碗碎片之内洒落的汤汁中蘸了一下。

放到鼻端,果然是药味。云鹤匆忙推门进了烟萝的房间

烟萝皱着眉瞪着他“云大夫难道不知何谓非礼勿入?”

“抱歉烟萝姑娘,云鹤冒失心生不满了,心内挂牵一事。所以未及敲门便闯进来,姑娘。你可是喝了哑婆婆端来的汤?”

烟萝淡淡道“是啊,很美味,云大夫若是饿了,也可让哑婆婆煮来,婆婆煮的汤,很是爽口。”

云鹤也不言语,抓住烟萝的脉息探去,烟萝疑道“烟萝没事,云大夫你这是何意?”

“脉象平和,面色也不错,这便怪了!”

烟萝抽回手“不知云大夫在说什么!”

云鹤有些着急的道“不知道该怎么给你解释,总之烟萝姑娘以后还是少喝汤的好!”

烟萝“哦”了一声“你是说这汤有问题?”

“云鹤还不敢确认,没有确实的证据可以证明,所以只请姑娘,日后哑婆婆送来的汤羹还是小心的好!”

烟萝凉凉的看着他“我自是知道该信何人,该防备何人!云大夫若不是给烟萝治过病,恐怕此时已重伤了!”

“烟萝姑娘,云某并不是胡言!”

“别说了,这里是茶馆,你若是来喝茶谈心的,烟萝欢迎,你若是挑拨离间的,请马上离开!”烟萝指了指门口。

云鹤无奈的叹了口气,看着烟萝决然的脸孔道“我只是想问姑娘,到底与平王说了什么!使得平王闭门谢客,还茶饭不思”

“云大夫原来是为平王做说客的,我也不过说了些真相!”

“姑娘可知平王对你是一片真心!”

“真心?他有什么真心?是他约兰儿到河边私会,结果看到兰儿的尸身,大笑三声,拂袖而去,你想给我说着王爷的真心便只有这些吗?!”

“兰儿?你是说那个柔柔弱弱的小女子?那个不是王爷的问题,王爷那日应约已觉得身后有人跟踪!他!”

“不要说了,你不需要跟我解释,他有什么冤屈自可跟兰儿自己解释!”

烟萝说着已朝门外走去,云鹤追了出来,一手抓住烟萝的肩头,烟萝一记白眼球丢了过来,云鹤缓缓放开手。

“我还没说完,王爷其实回来找过兰儿,只是等她回来,兰儿的尸身已经不见了,王爷一直没有放弃追查兰儿的死因,你若不信,可以去找王爷的管家来问”分手妻约://t.n/rjjj

烟萝脸色微变“空口无凭,平王若当真没有做亏心事,便要他来我这里,我自会带他见兰儿,到时候就真相大白了”

“兰儿已经死了,怎么可能见到!”

云鹤的话刚刚说了一半,只见烟萝靠着自己越来越近,近到已能感受到,她炙热的呼吸。

“姑娘,你做什么,喂”云鹤突然说不出话来,只觉得胸口猛地一疼,似乎有什么通明的物质自身上穿了过去。

烟萝的声音自脑后传来,极尽魅惑“这回,你信了吧!”

云鹤似傻了一般站在原地,烟萝的声音还在周身盘旋“若是懂了,便让平王来见我!这不是你们想知道的真相,云鹤,你不是也曾跟平王说过我不是人吗?”

云鹤一屁股跌坐在地上,烟萝淡淡的扫了一眼“愚蠢的人类!”随之身体轻盈的在门口消失,空气中只留下淡淡馨香。

宫颈糜烂要切除子宫吗
达州哪里治疗白癜风好
软肝需要全疗程用药吗
相关阅读
冰箱行业消费升级TCL推动行业技术创新
· 我国经济社会迅速发展节能

方震祥廖志阳改革开放 0多年来,我国经济社会迅速发展,在和平崛起的路上取得了一系列举世瞩目的惊人成就。由于国际交流和传播是一个双向过程,...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