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电商

炼器狂潮第二章冷落营养

时间:2021-01-15   浏览:0次

炼器狂潮 第二章 冷落

“这个仇,我们当然要报。”林风微微一笑,只是那笑意却令人遍体生寒,“不过现在却不是时候。”

他对林云叮嘱道:“你近也要小心一点,若非必要,尽量别外出,避发生任何的意外。”

如此艰难时期,必须愈加小心,不能给敌人半点可乘之机。

现在他们要实力没实力,要影响力没影响力,在江龙县这个小地方,便能找出不少可以对付他们的人,那莲花佣兵团,论综合实力,应该不会低于县守府邸与炼器师公会的力量,只不过后者是受官方保护的势力,莲花佣兵团的爪子,可不敢伸到这里来。

虽然莲花佣兵团不敢对县守府邸和炼器师公会怎样,但要对付他们,却并不是多么的困难。

除非,他们一辈子躲在镇长府邸,永世不出。

“哥,放心吧,我会注意的。”林云憋着气,低声道。

点点头,林风又吩咐道:“这两天你先收拾一下东西,到时候便不用再麻烦了。至于杨叔那边,我前几天已经和杨叔打过招呼了,他会亲自护送我们去县城,同时还会抽调镇长府邸一半的力量,如此一来,应该相对安许多。”

事到如今,林风不敢再冒险了,毕竟,莲花佣兵团两次袭击,已经说明了很多问题。

这个佣兵团,绝对是胆大包天的存在,林风可不认为他们会轻易放弃。

说到底,还是残缺地图的吸引力太大了,为了它,许多人都愿意铤而走险。

“恩,好。”林云答应道。

林风拾起筷子:“行了,继续吃饭吧。”

三人默默享用午餐,只是一个个表情复杂,心不在焉,显然各有心事。整个饭局,显得格外沉闷。

片刻后,林风来到前院,傅义跟在他身后。

“到了县城以后,你就可以去参加二星炼器师的考核了。”林风对傅义道:“想必齐会长知道你成为二星炼器师的消息,一定会很高兴的。”

换句话说,傅远山若知道这个消息,也同样会很高兴的。

傅义摇摇头,道:“不了,我打算到时候直接去参加三星炼器师的考核。”

“为何?”林风愕然。

“我听江师兄他们说过,老师你当初没有参加过一星和二星炼器师的考核,而是直接参加三星炼器师的考核。”傅义微微一笑,“作为您的弟子,我不能给您丢脸。”

严格说来,傅义才是林风第一个亲传弟子,也是林风目前唯一的亲传弟子。

江鹤、乔文、张翼德等人,都只是记名弟子罢了。

林风也没多劝,去不去参加考核,是傅义自己的事,林风没兴趣替傅义做主,他点点头:“以你的技巧天赋,掌握千铸1070种技巧的搭配应该花不了太多的时间。也罢,既然你这么决定了,那就到时直接去参加三星炼器师的考核吧。”

“谢谢老师。”傅义顿时高兴不已。

林风摆摆手,笑道:“行了,你继续去熟悉一下百铸107种技巧的搭配吧,我们在双龙镇呆不了几天了,你要好好珍惜。”

“是,老师。”

一晃眼,便到了林风一行人离开双龙镇的日子。

秋风依旧萧瑟,朦朦胧胧的白雾淡淡地笼罩着这一个镇子,两条河河面上波涛滚滚,偶询问民警有鱼跳出水面,汲取那一丝丝难得的阳光,河道两岸潇潇树木随风飘摇,便如俄罗多姿的美人儿,窈窕身材令人迷醉。

“双龙镇。”林风探手掀起车帘,看着这熟悉的一草一木,心中泛起了边感慨。

也不知究竟何时才能回到故土,回到这个生他养他的地方。

他放下手,道:“走吧。”

杨毅点点头,对身后一行人下达了命令:“出发。”

下一刻,近二十匹烈马迈动马蹄,齐整的马蹄声,在这河岸一边响起。

马蹄声中,伴随着一辆马车的车轮滚动声,“嘎啦、嘎啦……”车中的林风,心情愈发地怅然。

日夜交替,日月轮转,转瞬间,马车便已经到了县城之外。

到了城门口,杨毅以及其身后众人同时停了下来。

“林风,我就送到这里了,你们进城后,也别太大意,那莲花佣兵团的手段层出不穷,令人防不胜防,我建议你,好是直接找齐会长帮忙。”杨毅低着头,对车内提醒道:“齐会长在此经营多年,应该有办法防止那莲花佣兵团作乱的。”他看了傅义一眼,“况且,有傅义这层交情在,齐会长想来也不会坐视不理。”

起床啦 @IT黄鹂:太好了@小 又睡过头了! @天蓬小猪:睡毛线 顿了顿,他缓缓坐直了身体:“言尽于此,祝你们一路顺风。”

“谢谢杨叔。”林风掀开车帘,笑道:“你一路上也要多加小心。”

杨毅笑着点点头,随即一转身,对着众人大声道:“我们走。”

林风也对林云几人道:“我们进城吧。”

进了县城以后,他们并没有去炼器师公会,而是直接去了徐记铁匠铺。

没多久,三匹烈马与一辆马车,便停在了徐记铁匠铺外。

林风、林云、傅义、华安四人依次走进铁匠铺。

“林师傅,傅公子。”管家德福一眼便瞧见了林风几人,走上前打着招呼,只是言语间,比以往加疏远,仿佛中间隔了一层山似的。

他似乎想起了什么,眼中闪过一丝尴尬,连忙道:“你们怎么忽然来铁匠铺了?一路上累了吧?要不先去内院休息一会儿?”

随即他唤来一个小厮,低声交代了几句,又转头对林风几人道:“我已经让他去通知掌柜了,你们在内院稍等片刻吧。”

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林风遇袭,受了重伤,从而导致其失去炼器能力,这件事情不知怎么就传了出去。如今整个江龙县,只怕人不知人不晓。林风的威望,一落千丈,数人纷纷惋惜,一个天才,就这么陨落了,真是遗憾。

受到这件事的影响,铁匠铺的经营状况,也出现了一些问题。

好在,江鹤、乔文等人都是三星炼器师,铁匠铺的底子还在,因此问题倒也不大。

来往的销售员工,以及少数铁匠学徒,看到了林风一行人后,却是没有任何反应,仿佛什么都没看到一般。天知道一个月以前,他们每次看到林风,是怎样的热情。

甚至,不少人眼中,还有一丝幸灾乐祸,抑或不屑的眼神。

“行,那我们先去内院等等吧。”林风仿佛没有看到众人的表情,依旧微笑着对德福说道。

“几位这边请。”德福笑道。

他心里却是感慨:“可惜了这么一个天才,竟然在人生辉煌的时刻,遭遇这样的惨剧。”他也有些同情林风的遭遇,只是,同情归同情,铁匠铺不是善堂,没有义务供养一个已经失去了炼器能力的三星炼器师,论林风以前多么辉煌,多么令人瞩目,如今,他只是一个废人,谁都法改变这个事实。

一行人离去后,销售区这边才响起了小声的议论。

“都已经成了一个废人,居然还敢来这里。”

“就是,某些人根本就是站着茅坑不拉屎,恐怕是见我们铁匠铺生意这么好,还想再分几杯羹呢。”

“不就是运气好,教出了十六个三星炼器师吗?要不是看在江师傅他们的面子上,德福管家恐怕早就把他扫地出门了。”

“什么玩意儿,也不撒泡尿照照镜子,明明都成废人了,也好意思再来这里?”

或许是他们曾经赔过笑脸,在林风面前卑微过、低头过、讨好过,所以如今他们都要一一拿回来,仿佛这样便能重树立起他们的尊严和地位。

内院。

德福尴尬道:“你们稍等片刻,我还有别的事情要处理,就不多陪了,请见谅。”

“恩,没关系的。”林风笑道:“德福管家不必多想,我们等一会儿也妨。”

“那好,告辞。”德福匆匆离去,脸上始终挂着一丝尴尬。

德福刚一走,林云便气得牙痒痒,骂道:“哥,你们铁匠铺都是些什么啊!你看看,他们刚才那是什么表情啊!他们怎么能这样啊!”他并没有过多使农村居民人均养殖奶牛和生猪收入超过1100元。奶牛和生猪养殖可实现产值1170亿元地接触双龙镇以外的人,就算接触,也基本都是清风学院里同他年龄相差不大的孩子,自然法体会那残酷的现实。

傅义也是皱了皱眉,沉声道:“这就是现实,我见过太多这样的事情了。只是,他们这样对老师,终有一天会后悔的。”

林风笑道:“何必在意这些人的态度?我们是为自己而活,可不是为他们而活。”他仿佛没有受到丝毫的影响。

一群跳梁小丑罢了,值得他惦记在心吗?

p:求推荐票。

银川阴道炎治疗哪家好
南通宫颈糜烂治疗费用
齐齐哈尔医院哪家牛皮癣医院好
相关阅读
冰箱行业消费升级TCL推动行业技术创新
· 那时候的我才九岁营养

那时候的我才九岁,并不清楚外公到底生了病,只记得每天穿着白大褂的亲戚拿着针扎在外公的手臂上,外公从每天吃两碗饭逐渐变成半碗;从每天陪我...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