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通讯

灭世武修第一千六百二十二章操控杀阵营养

时间:2021-01-15   浏览:0次

灭世武修 第一千六百二十二章 操控杀阵

阵势开启的瞬间,漫山符文亮起,龟甲就埋在设定好的位置,按照乌恒的指令,燕东海等人也刚好将燕流川带到埋藏龟甲的土层上,如此杀了燕流川一个措手不及。

当然了,这其中自然少不了乌恒的功劳,瞬发三招龙王术阻挡了燕流川前行的步伐,这才能让他刚好停留在龟甲埋藏地。

燕流川一脸震惊之色,这明显就是事先设计好的陷阱,否则怎能做到如此天衣无缝。

他愤怒回头看了燕东海等人一眼,却发现那些人已经倒退出百米开外,更是坐实了自己的猜想。

燕流川顿时气得怒发冲冠,肝胆欲裂,冲着燕东海几人破口大骂道:“畜生,你们竟然叛变家族,为一个魔族欲孽卖命!”

被这么一骂,燕东海心里立即打了个寒颤,无比的惭愧,他苦着脸道:“川老,我们也是迫不得已的啊,要是不从,他与此相比,他就会杀了我们!”

听闻实情,燕流川差点气得一口老血喷出,阴狠骂道:“就因为怕被杀,便要背叛养育你们多年的燕家?畜生,神族的骄傲都被你们败光了!”

“不,不SMM每日必读:新增贷款三年新低 需求掣肘金属价格是怕被杀,是……是他……”燕东海脸色苍白,想要解释却发现自己根本开不了口,因为囚仙之术的缘故,燕东海此刻已经无法将内心想说的话表达出来,只能按照乌恒的所希望看到的局面走。

燕流川令世界人民大跌眼镜之余也从中看出愤怒到七窍生烟,随后怒极反笑道:“哈哈哈哈,燕家还真的是落败了,出了这么些不肖子孙,为了一条命便能背叛家族,甚至不惜引我上山与魔族余年联手。”

燕东海六人连忙摇头道:“并非联手,我们只是听从主人的吩咐而已。”

此言一出,燕流川更是老脸阵阵发热,太丢人了,神族居然有如此阿谀奉承的走狗。他无法看出乌恒在燕东海六人身上究竟下了什么禁忌之术,但就是被奴隶了,身为神族修士也应宁可玉碎不为瓦全才是。

不过他哪里知道这门禁忌之术非同寻常,名为囚仙,已经达到有违天个人感觉DIV+CSS不能太迷信它的很好很强大和的地步,只要被仙囚便无法反抗乌恒的意志行事。

燕东海几人也都是肠子悔青,没想到自己居然会亲口说出那样一番话来……此刻是想死都没办法死,背负着他们难以面对的耻辱感,当真生不如死!!

早知如此,他们三天前就应该自杀,这样活着过于痛苦。

乌恒控制燕东海几人的言行,自然是为了气一气这个燕流川,让他丧失理智,如此战斗力便会随之大打折扣。

他已经看出来燕流川的战斗力十分恐怖,半步迈入了传说之列,比之前祭司殿祖地的两位守阵老人强大很多,必须要谨慎再加谨慎的对待。

“啊!”

蓦然间,燕流川仰天大吼,发出穿金裂石的咆哮声,一身气势暴涨开来,七条仙脉沸腾发光。

这个六七十岁须发皆白的老头浑身染着穷奇宝血,本该被穷奇宝血侵蚀了肉身难以动弹才是,怎会越发的变强了?

要知道穷奇乃世间大凶,它的血液便存在惊人腐蚀戾气,如果不经过处理而喝它的宝血或者身体沾染了它的宝血,除非特殊体质,一般修士是很难承受的。而这些宝血是乌恒曾以真仙之力斩杀万兽山仙主兽王时所收集的。

传说级别的兽王穷奇血,竟制服不了这个老头,十分邪乎啊!

“怎么会这样……”乌恒皱眉,连忙往后倒退几步,不想和燕流川靠得太近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你以为就你这魔族余年外加燕东海那几个废物便可将老夫制服了?”燕流川发疯一般的大笑,浇灌一身的穷奇宝血竟然被他的皮肤吸收进了体内!!

乌恒的大脑飞速运转,随后惊讶看着那个发疯一般大吼的老头,“饕鬄神龙?”

他曾见识过这一门神字道魂,是在中州的邋遢老头身上大发神威,没想到眼前的神族强者也是觉醒了这样的神字道魂。

饕鬄神龙吞噬万物,可吸天精血海。

“原来川老竟是觉醒神字道魂的天才,我们怎么不知道……”燕东海六人看到此处,暗暗兴奋,这下乌恒真的要完蛋了,但同时也慌张,时候他们肯定会被燕流川当做叛徒杀死的。

咔擦!

布满密密麻麻符文的龟甲从中裂开一条缝隙,一旦龟甲崩碎,乌恒将承受燕流川的满腔怒火。

“妈的,情报有误,这老家伙隐藏的够深,难怪那么有恃无恐……”乌恒暗骂,他有信心在燕流川面前保命,却没信心困住燕刘川让他不将消息告知整片神族辖区,如此一来,自己的计划就会功亏一篑。

“杀!”

乌恒大喝,抬手一招,地面、树木、花草、大石全部显化出密密麻麻的符文,牵引四方灵气,汇聚在龟甲之中,务必困死燕流川。

咔擦!

龟甲再次开裂,燕流川一身青光骤亮,咆哮道:“孽畜,困不住我的!”

乌恒烙印小型封阵,却被燕流川给一拳头崩碎,展露出半步传说的惊人战斗力。

“既然如此,也只能浪费一次了。”乌恒摇头一叹,所谓舍不得孩子套不住狼。

“嗤!”

龟甲附近一块泥土开裂,飞出一条雪白的人类手骨,是乌恒埋的圣人骨头,蕴含圣道之力,在古王墓沉尸河收集。

砰!

圣骨狠狠拍中燕流川胸膛,在其中留下一道绯红的五指印,随即大道破碎,手骨化为粉末,一切全都凝聚在这一击。

“圣道之力……”燕流川瞳孔微缩,他没能去阻拦是因为要对付同时杀来的另外一个物件,那是一块黑色腿骨,戾气逼人,威胁很大,以拳头将其击飞。

紧接着再次有圣骨冲来,所有道蕴击中在这一击中,相当于自杀式的袭击。

乌恒也踏着行字阵展开战斗,手握上古翻天锤猛攻,奈何以他本身的战斗力还无法真正伤到登仙七境的高手,但也达到了骚扰的效果。

红色的葫芦被燕流川以法器击碎,却被葫芦里装的血液给溅了一身。

“啊!”

血液如熔岩般滚烫,将他的面部灼烤的发焦。

“这是烈焰神鸟的血,呵呵,伤得不轻吧?”乌恒冷冷发笑,他在四处布下了很多凶宝,皆在其中烙印符文,与加上这片杀阵融为一体,威力相辅相成。

石家庄治疗宫颈糜烂费用多少钱
口服避孕药不规则出血处理
北京前列腺炎治疗费用
相关阅读
WhatsApp与Gmail用户数均突破
· 胡弦为鲁迅文学院湖南诗歌创作培训班学员授营养

胡弦为鲁迅文学院湖南诗歌创作培训班学员授课 湖南作家 本讯( 金星) 11月21日下午,《扬子江诗刊》执行主编胡弦应邀为鲁迅文学院湖南诗歌创作培训...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