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智能

戒中山河第两百二十八章神秘人节能

时间:2020-10-21   浏览:0次

戒中山河 第两百二十八章 神秘人

“蒙面人?”萧云升一惊,他朝着远处四望,“他在哪里?”

一个xiǎo孩回头疑惑的説道:“便就在那里啊,怎么不见了。”

萧云升连声问道:“他是男是女,穿着什么衣服?”

xiǎo孩摸着脑袋説道:“是男吧……又像是女人醋的主要成分是多种氨基酸及矿物质的声音,他嘴巴里似乎含着东西,声音古怪的很,我们也听不清楚,所穿衣服是青色的,具体样式么,应该和其他人差不多吧……”

“青色的?”萧云升朝着河流两边看去,哪里有什么穿青色衣服的人。

“信件给你了,你得给我们晶灵片。”xiǎo孩催促着道。

萧云升身体有些呆滞,他掏出了十块晶灵片,xiǎo孩们兴高采烈的散去玩了。他又连忙冲出去找寻了一下,却哪里看到什么穿青衣的人。他终于是死心了,关外高手众多,只怕就是他看到了也追不到,一切还都落到手中这封信件上了。

他连忙将信件打开,上面只有一行字:“朱婉玉已死,天照道拜上。”

萧云升一看到这行字,身躯便是巨震,竟然是天照道给他传递的这个信息,天照道怎么知道他来关外找寻朱婉玉的事情,又为什么要在这里告诉他,并且是在这个地diǎn?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他的行踪竟似乎已被人完全掌握,后面的那只幕后黑手究竟意欲何为?

然而最让他震动的还是那句“朱婉玉已死”,自看到这句话的时候,他的心上便被压上了一颗重重的石头,他并不明白那人为什么要告诉他这个事情,这个事情又到底是真是假,然而这一句话的确是将他心中那份恐惧给彻底diǎn燃了,其实从一开始,仅凭着理智去想,也当知道落入到天照道手中的朱婉玉绝对不会有好下场,只不过一直以来他都刻意的逼迫自己相信一份侥幸,如今的这句话打碎了这份侥幸。

一种无法想象的压抑压在他的心头,他脚步打颤,几乎在一个踉跄下跌倒,他如同被瞬间抽去了魂魄一般,跌跌撞撞的沿着河边行进着,周围一切的喧哗和热闹都似乎不见了,他的世界中只剩下痛苦和绝望。

和朱婉玉自xiǎo成长的一幕幕泛起在心头,两人玩耍过,斗气过,冷战过,理解过,更同生共死过……他猛然发现,这个和他一样被亲人遗弃的女子早就在他心中占据了一个无法替代的位置……他心如刀割,无法自持。

天照道杀了朱婉玉,他自然还有机会找天照道报仇,可是即便将天照道全部灭了又如何呢,人还能变回来吗……这般的报仇,到底又有什么意义呢……

这个时候他忘记了一切,只剩下心底最深处的那片悲痛,他就这样失魂落魄的前进着,也不知道走了多久,走了多远,走到后面,已经完全远离远离了那片的热闹地带,四周乃是一个极度僻静的地方,冷风从江面上吹来,带着无比的凉意。

“婉玉……”他用灵剑撑着地面,如同一个奄奄一息的老者般佝偻着身躯,痴痴的看着远处的江面。

在他身后不远处的一棵大树后,站着三个女子,两个青衣的女子簇拥着中间那个黄衫女子,黄衫女子浑身上下透着一股説不出的贵气,她跟随着失魂落魄的萧云升一路走来,萧云升的一切动作都落在她的眼中,刚才那句颤抖的“婉玉”两字也清晰的落在她的耳中,她神色复杂无比,忽然轻轻的咬着嘴唇。

旁边那年纪较xiǎo的青衣女子拉了拉黄衫女子的衣服,轻轻的説道:“xiǎo姐,你还是过去吧,你看他都难过成那样了,我知道你心疼得很。”

黄衫女子不用青衣女子提醒,身形已经是走了过去,她的修为不错,直到靠的很近了,萧云升都无法发现她。

萧云升此时心如死灰,周遭一切对他来説都显得无比的荒谬,他完全不知道身后站着一个人,他浑身颤抖个不停,嘴巴打哆嗦的喃喃自语:“婉玉,你不会有事的……不会有事的……我这就去天照道救你……我将他们全杀光了……”

他下意识的要去找天照道,但是还没有直起身子来便是一个踉跄,身体跌倒在水中。

“婉玉……婉玉……”萧云升挣扎着站起身子来,心中的激动却越来越深,他是那般的害怕失去。这次他终于是成功站起来了,忽然听到身后一个声音幽巴黎航展不仅是展示科技新潮的平台、商业竞拼的战场幽的説道:“你修为这般低微,去找天照道不是送死么,你就这般不怕死啊,到底图什么啊……”

这个声音是如此的熟悉,萧云升闻言身躯忽然巨震,他不敢相信的回过头来,映入眼帘的是一张熟悉无比的脸庞,现在这张脸庞的神色十分的复杂,带着一股嗔怪,一股心疼,一股埋怨,更带着一股深深的感动。

“婉玉!”萧云升不敢相信的叫道,他如同被雷劈中一般,就此呆呆的僵在那里。

眼前的女子正是朱婉玉!

朱婉玉眼波流转,幽幽説道:“没想到少年英雄的萧族长原来也有这么狼狈的时候呢,你这般失魂落魄的做什么啊,也不怕掉到江里淹死了吗……”

“你……你真的是婉玉……”萧云升呆呆的説道,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本来以为必死无疑的朱婉玉居然就这样出现在了他的面前,这一切来的太快太突然了,他剧烈的喘息着,这一切对他来説就像是做梦。

朱婉玉嗔怪的説道:“你这么发呆做什么啊,真的是我。”她想起刚才萧云升那一股垂死绝望的模样,心中升起一股温暖,她微微低下头,説道:“从xiǎo到大,我都没有想到……原来你这般在乎我呢……你不用再否认,刚才你是什么样子,我可都看的清清楚楚呢……”

萧云升总算是回过神来,他一把便拉住了朱婉玉,难以置信的説道:“真的是你!怎么可能啊,你明明是被天照道的人抓走了啊!你怎么好好的在这里了?刚才还有个天照道的给我传递信件,説你被杀了呢……”

朱婉玉説道:“被天照道抓走了,就一定出不来吗?刚才的信件……是我让人传给你的……”

“什么!刚才的信件是你传的?你为什么要这样做!”萧云升大惊。

朱婉玉幽幽的説道:“不为什么啊……只是想要看看你有什么反应……”

四个月小孩腹泻
德州什么医院治疗白癜风
河源哪里专业治白癜风
相关阅读
阿扎尔刷个人新高也带不动切尔西真的难留他
· 东海证券外需有压力较好

东海证券:外需有压力 类别: 机构: 研究员:[摘要]投资要点:习近平在江西考察并主持召开推动中部地区崛起工作座谈会。在考察金力永磁时,他强...

友情链接